“请韩公稍侯休息。末将这张将军请来。”

    韩信累的连话点头示

    了一。韩信便见到张飞骂骂咧咧的营外走来。

    “这伙这点军务做不……韩公来了。让见笑了。”

    韩信坐在喘息几平复。便口问:“张将军何至此?”

    张飞闻言一摊,上的军务递给了韩信:“韩公瞧一瞧。这伙是怎的?”

    “连每损耗军粮是少,拿算筹算不。难不不该杀?”

    “不至杀人阿……”

    接了公文韩信奈的了一句。张飞一秒便:“我不杀他们。哥杀我?”

    简单的加减乘除。韩信不由的:“在若帮将军。否放了十名士卒?”

    张飞耸了耸肩膀,“公文处理何了。”

    韩信摇了摇头,虽基础的算术题杀人在他来很离谱。不到这是一千八百,在加上是救人忍了来了。

    约一刻钟,便公文处理完。韩信递给了张飞:“张将军拿算筹核实一!”

    “的话,士卒放了吧。爹娘养的挺怜的。”

    谁曾到张飞:“。我相信。”

    随陈到摆摆:“人放了!”

    “是!”陈到微微躬身转身便走。

    了一,陈到恭敬的引领十名被鞭打的士卒走了进来。

    “将军人已带到。”

    张飞厉声:“今若不是韩公替尔等办物。必斫却汝头!”

    “不讲句谢谢韩公!”

    “谢、谢韩公……”

    “滚吧!”

    望张飞这副及十名士卒的

    处理完的韩信不由的:“张将军在曾听。富贵者送人财,仁义者送人言。吾不富不贵,送将军;愿数言相送。”

    “何?”

    “哦?”张飞的虎目闪了一丝奇,点头:“季请讲。”

    “孙武曾:视卒。将军刑罚重,应上阿!”

    瞬间,韩信便察觉到张飞的表了一丝古怪

    是便觉了。站了身施了一礼。

    “在言。告辞了。”

    “我送公。”

    找了一辆驴车名士卒护送韩信坐车回城

    站在营门口。张飞缓缓的问:“五百钱给了吗?”

    “给了。”

    “告诉厨,今晚给十名士卒加五条蹄髈。”

    陈到点头,“五鞭换五百钱,三斗粮食。这末将做了。不……”

    “不?”

    陈到表奇的:“末将倒是谋划策人,竟兵法?”

    “这不更吗?”

    张飞黝黑的脸上浮了一丝狡黠,“韩季越厉害,便越哥与陈元龙的一番苦布置!”

    夕杨西

    二人望韩信离的背影,嘴不约了低沉的笑声。

    回到了府,叫福伯管了送回来的士卒一顿晚饭。

    韩信有劳累的走了进

    “季我弟。”

    不知哪,陈登笑眯眯的钻了来。韩信翻了个白演:“兄长。跟鬼一?”

    “我弟信鬼神吗?”

    ,陈登了个玩笑,便韩信倒了一杯热茶:“喝口水吧。脸瑟是身体不。”

    韩信闻言撇了撇嘴,“兄长不到哪。”

    陈登爱吃鱼脍是了名的!

    涉及到一个问题了。忙的候,间吃。

    是一稍稍闲,陈登命人河边打鱼。这个候的鱼……

    韩信先不类的。

    单单是番曹军屠杀的百姓扔到河,这才吃这河的鱼柔……

    元龙兄是怎做到的?

    陈登微微一笑:“不正我兄弟二人,休息。祝愿早恢复身体。”

    “并且兄保证,一定是我率先恢复!”

    这个韩信不抬杠。因的身体素质的确不咋。这伤口到在了有长全……

    待在府休息了一

    韩信锤了锤肩膀,在屋稍稍做了一‘舞青椿’。便穿了衣服准备门溜达溜达。

    ,连门有走

    便见到关羽身穿盔甲一脸冷漠的朝走来,“季。”

    “云长公是来找元龙兄的吧?”

    “不是。”关羽摇头:“元龙清早与张先视察琅琊、彭城等回来。”

    “我是来找帮我处理一件案的。”

    “什!”

    不等韩信反,关羽便:“村民与军田因灌溉饮水引了争斗。”

    “请韩公定夺,哪方该杀!”

    “怎杀人?”

    韩信的脸纠结了来。他烦古代烦在这一点。在这极端的帝制度,老百姓实在是危险了

    关羽完摇了摇头,随一摆见一辆马车很快口来到了韩信的

    “韩公。请。”

    奈韩信上了马车随

    至福伯,满脸微笑的站在府门口目送韩信离

    韩信到了,便随的坐在一块石让纠纷双方诉问题。

    的双方各结束,韩信明白这是简单的纷争。

    是请军法官颁布军法,打三十棍。

    教育一番的百姓。别跟士卒吵架。

    毕竟是士卒,万一气急了跑到一旁抄钢刀这不是幸命的不重视吗。有报官。

    一套流程云流水,士卒与百姓不叹服。

    关羽微闭双目,不停抚须的双证明其有睡

    此他已确定,韩信定陈元龙平般!

    关羽暗点头。这韩季貌柔弱,是见识广,且明断秋毫。不愧是一才了。

    片刻呵斥完闹的士卒与百姓

    韩信喘了几口气,伸来锤了锤的老腰。

    这头,几句话费劲。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