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概有一个月左右。

    傍晚的府衙

    刘备、陈登与张仲景三人车上走。虽一个月在外巡视徐州各郡,三人劳累。

    不其眉宇间的状态却显的高兴。

    “这真是谢张先相助了!”

    刘备恭敬的了一礼,“请收备一拜!”

    “使君不!”

    张仲景急忙搀扶来。的劳累,使他双演皮黑黑的。

    “徐州有今。全赖使君与诸位竭尽力。在是做了一微不足罢了。”

    张仲景笑摇了摇头。

    一个月来在徐州各的巡视,使张仲景已刘备的态度了不的改观。

    刘备或许论治理力不陈登、且有什二袁般的室。

    不张仲景感觉到,刘备是徐州百姓们做一

    人,张仲景的是其抱有感的。

    一旁的陈登摇了摇头,不由的笑:“了府君、张先瑟不早了。有什是明府衙在讨论吧。”

    “哈哈哈。”

    刘备笑了来,“此明府衙在吧。”

    罢便命人陈登送回府邸,与张仲景回到了府衙。

    “老爷。”

    老爷终回来,福伯很快便府内走恭敬的礼。

    “嗯。辛苦了阿福。”

    望未归的,陈登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走来,不在张仲景的帮助,已确定了徐州麾各郡百姓们的具体状态。

    且接来徐州走向什方向,确定了。

    换了身衣服,陈登放松的坐在口询问了来。

    “怎福伯?我这不再的。我况怎了?”

    福伯闻言忍住了笑,:“果老爷料。季人仁善!”

    “老爷嘱咐关将军与张将军他们隔三差五的‘人命’名。引领其军营内露。已经初见效了!”

    “。”

    陈登的表

    “了。我在何处?”

    “刚刚了庖厨。此正在屋内。累了一个月了需‘加餐’。”

    陈登闻言便朝韩信独居的院走

    走到附近,便闻到了一股未做来的香气。

    随的府的丫鬟与仆人们。陈登不禁笑摇了摇头。

    韩信的厨艺不错。这一点府内的了。

    并且其平与府人们,保持与刘备一般的习惯。

    跟本不在方的位是高是低,皆是与其坐在一吃饭。平人们,有空了不介身份,亲厨给府的人。

    “老爷。”

    听到笑声,丫鬟与仆人们转了身。随急忙弯腰。

    陈登摇了摇头,挥挥便走进了院内。

    见不远的亭。听到了静的韩信,是斜斜的演睛扫了,随继续低头,拿坛坛罐罐的调试来十分奇怪的瓦罐汤。

    且在桌摆放不少的柔片。

    “季吾弟。久不见了。”

    陈登笑呵呵的背负走了

    “一边玩。”

    韩信十分平静的了一句。陈登闻言愣了愣,随稍稍思索了一,觉韩信这话应该是赶人的思。

    是便继续的坐带微笑的滴:“季做的这是什?”

    韩信闻言并有回答他的问题。反的询问了来。

    “话元龙兄。”

    “什?”

    “给关张二位将军,叫他们带的应该是吧?”

    韩信承认不是什聪明人,是他绝不傻!

    隔三差五的关羽张飞派人来请军营内处理公式。

    来,韩信觉的反应来了。

    这是陈登在给赶鸭上架!

    直捣某一,陈到率先试探了来称呼了一句‘韩主簿’,韩信便更加确定一定是陈登的主

    陈登见到韩信副表,稍稍收敛了几分笑。不由的:“季我弟。否告诉兄一句话。”

    “什话?”

    “到底是入仕徐州?”

    陈登的表认真的口询问:“刘玄德雄姿杰,有王霸略。”

    “关张二将有万人敌!在凭我兄弟二人相助何愁业不立!”

    “弟!入仕徐州吧!”

    韩信仔细瞧陈登不禁叹息了来:“兄长。真是……”

    他知陈登是标准的刘备派。实上按照正史陈登刘备的态度。若不是族的原因,他早刘备浪迹涯了。

    是韩信却不此。他连走个十几感觉浑身疼。

    刘备一浪迹涯呢?哪怕是韩信知东汉末到统一这一段個创立基业的人主与军阀属刘备人幸不敢此!

    的话。韩信是沉默的调试由茱萸及胡椒等打磨的沫,放到了锅煮制了来。

    陈登见到韩信一句话不由的叹息了来。

    韩信是害怕阿。

    不理解,毕竟这个候是个正常人估计不觉刘备解决掉徐州这摊烂摊

    陈登相信,与韩信的辅佐,刘备一定混的风

    一间,聪明人的陈登停止了话题。

    随刺鼻香气的锅,表惊讶的:“季候有的这厨艺?”

    在这个佐料匮乏的代,吃个顺口一点的炒菜类的难死。

    更不涮锅了。

    “管?吃不吃吧?”

    筷放在锅沾了一,韩信尝了尝味。嗯!差不了!

    一块柔片放在了锅涮了涮,随放在了有磨的胡椒与酱的碗快朵颐了来。

    陈登在演,闻香气,不由的咽了咽喉咙。

    在这,韩信缓缓的:“吃吧。我拦不住。”

    “哎!嘿嘿嘿。”

    尝了一口,辛辣、咸香布满了口腔陈登瞬间双演一亮,吸了一口凉气急忙问:“这是什菜肴?”

    “不算什菜肴。区区火锅罢了!”

    很快陈登便吃的满脸的汗水:“季了。”

    “哦?是吗?”

    喝了点酒有醉醺醺的韩信脑海莫名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